尹伯03.jpg

尹順周(周伯伯)與兒子尹世偉和照護人員玉蘭

第一次見到尹伯伯,是到家中進行入住前評估,文儒雅沈默寡言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,依稀記得我們聊了一些大陸家鄉事,簡單介紹自己是老人中心的主任,希望日後有機會為他服務。入住中心的第一天,尹伯伯顯然不開心,擔心他適應不來,特別抽空陪他很久,傍晚在花園,四週靜寂無人之際,他小聲問我:「我怎麼會到這個地方來?這裡安全嗎?有沒有共產黨?」一連串的問題,每一個都很難回答,他小心翼翼的神情讓人心疼,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聽他說起共產黨的事。

老實說,關於尹伯伯的人生故事,對我而言,實在很難想像!千萬人中被選派進行刺殺毛澤東的任務,失敗後展開流離逃難的人生,為了生存四處閃躲,甚至必須改名換姓,看著家人一個個被追殺,也難怪失智以後的他總是被妄想所苦,任何人事物都可能與共產黨有關,極度的不安全感更增加了照護難度。

有一段時間,每天聽他細說共產黨迫害史,是我每天例行工作項目之一,聽著聽著倒也建立起一種獨特的信任關係,他說我是青年才俊,年紀輕輕就能夠管理這麼大的組織真不簡單;又說把命賣給我了;連拍攝紀錄片時,都忍不住一再提醒我要注意人心險惡,小心受騙上當,要仔細看劇本、簽合約要小心等等。好不容易同意拍攝,也從初期的排斥抗拒到後來和團隊成員變成朋友,真是令人不可思議,我也再一次感受愛與安全感是失智照護的最佳良藥,心靈的平穩安定,連帶讓他的身體狀況也好了起來,活動力足夠,對自己更有信心,臉上也常有笑容,同事們都說他不常笑的,因而看見他的笑顏更顯彌足珍貴。

我們一直這樣努力著-為了一個珍貴的笑顏,明明知道無法改變些什麼,也無力遏止疾病帶來的退化,卻總是近乎痴傻地為了這個笑容努力,彷彿再怎麼辛苦也值得,看見他們享受當下片刻的愉悅,照顧陪伴的人也因此得以安心自在。(王寶英機構主任)

創作者介紹

被遺忘的時光

被遺忘的時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